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东现代舞团GMDC

 
 
 

日志

 
 
关于我

广东现代舞团乃中国第一个现代舞专业表演团体 , 于一九九二年由广东省文化厅批准正式成立。二零零四年实行体制改革,与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合资成立广东星海现代舞蹈艺术有限公司,隶属广东星海演艺集团,负责经营广东现代舞团。

网易考拉推荐
 
 

《奥》编导手记  

2011-05-03 12:49: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奥·介》4月在省歌剧场的演出赢得了傲人的上座率和观众的好评。谈及其中的《奥》,不得不提及上年的一个舞团大型演出《【仁】【维】双对论》。当年由广现舞者陈谢维及其太太夏钰奇联手执导了一出由《山海经》启发感悟而来的现代舞《原》,当中奇幻仙境般的磅礴气势,震撼了无数观众的心灵。首次执导的夏钰奇(小夏),力求完美,常希望有机会能够把这一台《原》创作得更加丰富和完满。幸得今年能够再次让谢维和小夏在《原》的基础上再升华出一部《奥》,让观众能够再次细味当中的“奥”秘。

 

以下登出一篇未经删减的小夏的创作心得和各位意犹未尽的朋友一同分享,了解其创作背后的种种。

 

 

——《奥》编导夏钰奇

说说《原》与《山海经》

 

《山海经》讲的都是数万年前的事情,但从今日的生活来看似乎是一种循环。

 

科技过度的发展,地球的资源耗尽后,我们将又回到数万年前的生活方式。这种循环是找不到开始和结束的,只是一直在各自的轨道上画圈,所有的生命和万物的规律皆如此。

 

          再说为什么要以《山海经》作为本剧原形呢,因为我希望对真实和虚幻这码事有一个探索,那就要谈及到《山海经》的真实性了。有人认为《山海经》是荒诞神说,但其实有很多例证已经证实了部分内容的真实性了。比如《山经》里记载的昆虫形象都是巨大无比的,而我们现代人的主观意识认为昆虫是很小很小的,实际上古生物史中证实过未进化的昆虫是很大的,石炭纪时代的蜻蜓化石展开双翅有0.76大;三迭纪的蟋蟀化石有15厘米,当然,我们这里并不是在搞学术研究,而是由此可见我们认为的现实未必是现实;我们认为的虚幻也未必是虚幻,在现实和虚幻之间矫情,未免是不公正的。又如释迦摩尼在2500多年前已经说过一滴水有十万八千虫,告诉弟子喝水的时候要用布滤掉细菌来喝,那时候并没有显微镜,所以我们认为的高科技已经不时髦了,由此我想到佛家的一些道理,什么才是真实呢?是眼里看到的呢?还是我们自认为的呢?

 

          说到真实,我又云游到一处,且说女娲是中国人以及关心中国文化的各地界人都知道的,女娲原本的形象看起来象美国大片里基因转化失败的怪物,人面蛇身的形象似乎和仙,神之类的形象距离颇远,而女娲只是虚构的人物形象,却被古人描述的这么具体,这种把现实与幻想结合的如此完美本身就是高境界的艺术品了,这也是《山海经》的奇特之处。为何会有如此奇特的形象呢,在那个时代还没有形容词,只能用具体的形象直接嫁接到要形容的物种身上,于是产生了这些奇特的形象,他们看似是虚幻的,是奇怪的,但是每个细节都是非常真实的,让人在虚幻中有隐约的真实感,这也是我通过此奇书对现世的思辨。当然,经中还有很多对地理环境及其位置上的描述和认证就不一一举例了,因为那些都是实实在在的地理貌况,《山海经》的内容之庞大,庞杂,之奇特是一生也读不完的,内容的本身也不是一个60分钟的舞台剧就能说明白的,我在这里也没有权利去搞学究,去论证什么,只是对此奇书有些浅薄的阅读和对此书产生的一些分叉的联想,是如此的不可思议,但谈到节目我们又要回到那个问题上,什么才是真实的呢,什么才是虚幻的呢?什么时候是开始?什么时候又是结束呢?以人类的寿命看不到开始和结束,就算已恐龙的寿命还是看不到开始和结束,这个无边无际的空间和时间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大要长,或许根本就不存在开始或者结束。于是我生出《原》的理念,当然我再这里要解释一下,理念不等于概念,尽管一般我们都会把他们看做一个东西,他们确实有统一性,但都是各自独立存在的,并且也存在着对立性,在这里我们就不深入讨论了,以避免看上去有点学究气之嫌。我们继续回到这个节目上,简单的说,理念就是出自《山海经》,概念是由这个理念出发再度创作出的一个实在的实体。

 

所以,在剧目里的角色并没有抽取《山海经》中原型人物和原型事件,而是从真实和虚幻的角度为出发点,自己虚构了一些角色,这些角色是根据演员自身的性质,擅长,特点来塑造的,他们是全新的个体,我们只是借助《山海经》的奇特来壮自己的胆,大胆想象,创造出独一无二的角色。

 

在上文中我提到了真实和虚幻的思辨,这也让我由此联系到佛家的一些道理,在舞美上我一直以一个圆圈作为概念,那么在这个圆圈,这个轨道,这个规律的里面是什么呢,是“空”,是空的,用佛家的道理解释应该连这个圆圈的边缘都没有,可是鄙人才疏学浅,还是要找到一个形式来呈现给观众的,这个具象的圆圈就活生出来,虽然也不成什么体统,但是我行的现代舞生来就是不成体统的。说到现代舞,我想插一句,有人说,《山海经》是如此的中国,即是要做中国的东西用西学的现代舞如何做?我以为,现代舞无论出自何处,它的精神是什么?是自由,我们无需看出自何处,我们只看它的灵魂,我们借这灵魂来做自己的特色,那是人类化的,不是国家化的。

 

在作品中,也体现了很多我本身的性格,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的感觉,大部分时间是看不到自己的,在不同的物种和个体的角度看到的也是不一样的,比如在一只蜻蜓眼中的自己和一个人眼中的自己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们能断定谁眼中的自己是真实的自己的呢?于是我们上升到一个科学问题,“你”只是物质的一部分,“你”可以将这个物质聚集体分成若干个“你”,而“每个你”还是“你”,那么这个若干个“你”是真实的,还是这一个“你”是真实的呢?这个问题的究竟答案是庞杂而繁琐的,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私下跟我一起讨论,我想说的这些思辨正是在舞台这个空间里让我产生很多遐想。

 

又比如在剧中,有半人半兽的家伙的行走方式是反关节而行的,这个奇特吗?说实话,不奇特,鹤的关节就是反的,人们在这个能看到的物种上是认同的,可是我们把这种行走方式放在人或者其他我们未见过的物种上,就不认同了,这个也是一个人眼中的真实和实际的真实的思辨,这个研究起来是很有意思的,我希望大家有机会看到这个演出也能从这些思辨出发,而不仅仅只是看看动作。

 

再说一些关于时间的话题,在某些地区白天长达半年之久,那千日的白日和一日的白日都成为白日,从科学上可以这样解释,从另一个角度,当你心理觉得难受的时候时间就变得很长,当你快乐的时候,时间就变得很短,正所谓的“快乐不知时日”,无论是唯物还是唯心,最后其实道理是一样的,或者说真理是不变的,由此我又联想到佛家的一些对时间的解释,看起来《山海经》的“奇”和佛得“悟”是没有关联的,而我以为,《山》的“奇”是我们未所见的,而未所见的就一并归为幻想和神话,所以称“奇”,而佛陀的对现实和虚幻的解释正是打开了智慧和对生命的正确的看法。我以为正和《山海经》中的“奇”和智慧及其艺术性相吻合,所以我在作品中把他们结合了,看起来似乎有点乱,但事实上关联性是非常大的。《山》虽然看起来是很中国的,但我认为是世界的,生命是不分国籍的。我希望能通过《山》来解释更大范围的道理。

在作品中的角色都是虚构的,都是想象出来的,本身是虚幻的,但事实上在我的世界里,他们都真是无比真实的。《原》也就是我自己的真实世界,希望有兴趣的朋友能进入这世界感受一下。

 

说了很多可能也没怎么说清楚,也请大家原谅我在文中不停的我,我,我的,这是写作的忌讳,但是讲到心理的感受的时候,也顾不了许多,只顾着倒出来就好,希望大家给予谅解。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