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东现代舞团GMDC

 
 
 

日志

 
 
关于我

广东现代舞团乃中国第一个现代舞专业表演团体 , 于一九九二年由广东省文化厅批准正式成立。二零零四年实行体制改革,与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合资成立广东星海现代舞蹈艺术有限公司,隶属广东星海演艺集团,负责经营广东现代舞团。

网易考拉推荐
 
 

《广东现代舞周临阵换主题,聚焦中国现代舞十年新势力》  

2011-06-24 11:10: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自《新快报》2011年6月22日报道 

——新快报记者 陈煜堃

 

这个七月或成现代舞周“告别秀”

 

  昨日,记者获知,将于7月24日至29日盛大上演的第八届广东现代舞周作出重要节目改动。

  由于收支不平衡和人力资源匮乏等原因,现代舞周这张广东省文化名片很有可能要在走到第八个年头时画上句号,本届活动原定的“北欧主题”也因此临时换成对过去发展的一次小总结——首次把主题聚焦中国,以过去十年在国内涌现的新一代舞蹈面孔为亮点。

 

  聚焦中国,阵容空前

  本届现代舞周汇聚了中国与海外将近80个舞蹈团体,在白天的“青年舞展”、“另类平台”与晚间的“专业舞团演出”等几个板块中,为观众呈献超过100台现代舞作品,盛况空前。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还将迎来八年来最庞大的海外观摩团,成员来自欧洲、亚洲、大洋洲与北美洲等地三十多位策展人与艺术节总监,共同见证中国现代舞步入百花齐放的盛世年代。

 

  暂别广东,或成告别秀

  自2004年首届广东现代舞周举办以来,由开始时的三个板块,发展到现在的“专业舞团观摩演出”、“青年舞团展演”、“大师班/工作坊”、“另类平台”、“广东舞蹈夏令营”和“舞蹈研讨会”共六个板块,更吸引了来自国内二十多个省市与地区,数以千计的年轻舞蹈爱好者曾参与舞周,发表近三百个全新创作。

  骄人成绩远远超乎八年前的想象,然而,这一张广东不可多得的“文化名片”,却每年都在人力、资金、节目及营运模式上面临着严峻的考验,为了开发更开阔更长远的发展空间,在本届活动结束后,现代舞周将暂别广东,换取充裕的时间在资源配置上重新部署。

 

 

  【精彩推介】

  《月亮光光》广东现代舞团

  开幕大戏,至Cult至艳

 

  上世纪八十年代香港电影《僵尸先生》以搞笑的形象、结合灵幻“魅”力及它与道士之间的角力,激发出许多出人意表的戏谑,一跃成为港产惊悚片经典。广东现代舞团艺术总监潘少辉继去年《格林迷宫》之后,再一次颠覆“惊”典,融合流行文化与当代艺术,在一个时空交错的“蹈”场空间,以中西合璧的创新音乐现场大玩各式“符”号变奏,与观众一起寻找此时此刻的“晃”与“慌”!

 

 

  《前定的暗色》北京雷动天下现代舞团

  又见桑吉加 不一样的黑暗

 

  从广州走出去国际知名藏族现代编舞家桑吉加,继《无以名状》及《那一年·这一天》之后,再次带了极具个人风格的舞蹈作品回“娘家”。该舞蹈延续他这些年来一直发展的方向,运用大量精巧诡异的动作设计,配合香港音乐家李劲松的强劲电脑节奏现场音乐,冲击16位舞者进行着形形色色的碰撞,挖掘他们心灵中隐藏的黑暗角落,及祈求救赎的欲望。

 

 

  《全院满座》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

  轻歌曼舞死生契阔 人生百态足本登场

 

  在香港新浪潮编舞庞智筠眼中,任何生活中的琐碎事,均是诙谐而感人的。作品场景犹如意大利电影《天堂电影院》中播映好莱坞二轮歌舞片的旧式电影院,银幕上轻歌曼舞死生契阔,银幕下人生百态足本登场!庞智筠聚焦坐在廉价位置的电影观众,重温一段段触动你我他心弦的电影院传奇,以黑色幽默,留住昔日欢乐早场属于观众的梦工厂。

 

 

  《非常独舞》独舞

  压轴好戏连场,舞尽世俗美与丑

 

  来自台北的吴建纬,曾获澳大利亚编舞大赛评审团荣誉奖,他带来了来如风去如云的独舞《低语》;被授予韩国“最佳编舞”的舞坛新贵朴罗训,以最新作品《独断》阐述生存所面对的两难;获颁丹麦最高荣誉“雷姆特奖”编导姬特·约翰逊的《独行》,则是一段刻骨铭心的心路历程——原来每个人身体上都有一个烙印,成为我们与外在世界的隔阂。

 

 

 

  专访

  广东现代舞周节目总监邝为立

  与其千疮百孔撑下去 倒不如暂时告别

 

  作为历任的节目总监,邝为立见证了广东现代舞周从无到有,从一个民间性质的舞蹈交流平台到一项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舞蹈盛会。

  邝为立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广东现代舞周今天所取得成绩完全是超乎自己的想象,他更坦言称,“暂别广东让自己像是放下包袱,轻松了很多!”就在记者不解之际,邝为立补充说:“为了一样东西,你要四处问人借钱,这不是一个包袱吗?如果让我领工资做节目的话,当然就不是包袱,然而偏偏现代舞周让我不仅要借钱,还要借人情。”

 

 

  我没见过国内哪个艺术节能有这样的影响力

 

  新快报:已经走到了第八个年头的广东现代舞周,早已成为我们不可多得的一张文化名片,你认为今时今日现代舞周是否处在了比较成熟的状态?

  邝为立:在我看来,现代舞周举办到第四届时已经成为了国内很成熟的一个舞蹈艺术节。无论是节目丰富程度,还是观众参与人数和热情,都达到了五年发展的一个高峰,不仅让地方政府有信心提出希望拿来自己做,也吸引了很多省市向我们招手。

  毫无疑问,在广州这样的大城市里,市民想看国际级的节目多的是,而现代舞周最成功之处,不仅仅是拓宽了大家的视野,我们更是制造出了一种氛围。那就像是一次以艺术之名的赶集,从国内到国外,所有艺术家及喜欢现代舞的人无不踊跃参与,而且还是自费的。放眼全国,我没有见过哪个艺术节能有这样的影响力。

 

 

  新快报:对广东现代舞周而言,那一年就是重要的转折点?

 

  邝为立:可以这样说。从那个时候起,我更加清楚地看到了现代舞周在未来的方向,活动逐渐关注和寻找一些能真正与中国艺术家、现代舞蹈发展可以接轨交流的元素,譬如创作方法、舞台风格、视野等等。

  因此,在2008年成功创办了开放式的“舞蹈营”,那是和国际著名舞蹈学院的一个交流网络,因为我们国家有很多很多舞蹈学校,如果相互间能有更多的机会在教学方法、教学理念、交流生等方面产生更多的化学反应,是很有意义的。到了2009年,我们又进一步举办了研讨会和促进了国际关注度。前者,把一个比较知性的层面带进了舞周;后者,则在“青年舞展”、“另类平台”等板块中,给国内的年轻舞蹈艺术家提供了更多被发掘的机遇。如果资源充足的话,今年我原本希望推出一个像艺术交易市场这样的平台,这能吸引到不少国际买家的眼球。

 

 

按目前配置现代舞周未来难有作为

 

 

  新快报:事实上,现代舞周探索的脚步一直都停歇

 

  邝为立:是的,我们不像很多艺术节,需要去做一张所谓的骄人成绩表,广而告之有多少著名舞团和艺术家来访。从最初的艺术表达形式,到后来对教学理念的探讨,我更为看重的是在过去八年里,能否真正去推动中国现代舞发展,能否因应不同阶段去引入不一样的元素来刺激中国艺术家的创作,能否去影响全世界来关注今天的中国现代舞

  记得在2000年初还有很多国外同行问我:“为什么中国出访的节目都是民族、民间舞蹈、戏曲或杂技等,难道中国没有现代舞吗?”到了今天,再也没有人问这样的问题了,今年甚至还有三个很有分量的国际性舞蹈比赛主动提出,希望广东现代舞周能向其推荐一些中国年轻艺术家参赛,他们还愿意专门为中国艺术家出路费。

  

 

        新快报:赢得人气与口碑的同时,你们在绚烂的舞台背后又经历着哪些困难

 

  邝为立:从文化意义和艺术推广等层面上看,广东现代舞周是非常成功的。但作为一个活动而言,一直以来困扰着我们的最大问题就是营运方面,尤其是活动经费的紧缺。按照目前的资源配置,广东现代舞周在未来难有作为,所以与其这样千疮百孔地撑下去,倒不如暂时告别大家,还能腾出更多的时间让我们去改善营运模式,使得现代舞周可以站到一个更高的起点。

 

 

做现代舞周像是每年借钱赌博

 

  新快报:对于收支平衡无法实现,政府没有提供直接的财政支持吗

 

  邝为立:2003年我从香港过来时,恰逢广东建设“文化强省”,有意筹办一个大型舞蹈节。为此,我提出了一个由民间来运作的方案,所以现代舞周最终挂靠在改制后的广东现代舞团之下。

  事实上,政府在宣传和场馆硬件上都给到我们很多的优惠和方便。之所以始终没有要求政府直接投放资金,就是因为这种方式能更好地保持了艺术本身的活力和纯粹性,对节目安排是有利的。只不过最初我根本没有想过能做到这样的规模,成长为一个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现代舞盛会,才出现今天的困局——毕竟要从民间筹集资金是需要大量的精力和时间,而我们根本就没有多余的人手来操办此事。说出来也许没有人会相信,整个现代舞周的运作团队里,我就是唯一的一个全职人员,其他人手全是借回来的

 

 

  新快报:那么每一年舞周的举办经费都是怎么来的?有多少呢

 

  邝为立:事实上,“广东现代舞周”只是一个概念,没有实体单位,自身更是没有任何运作资金。每年做节目的投入都不同,我要提前给广东现代舞团出预算,正常情况下他们给我的上限是不能超过30万,完了用票房收入来还,一旦超出预算最后就要我自掏腰包。像今年的现代舞周,由于亚运过后所有场馆的租金都涨一赔,食宿也全面加价,这样一来那张过百万的预算单让我忧心忡忡,害怕连今年都办不成了。最后唯有不停地去拉赞助,甚至跑到国外去找一些艺术基金会,好不容易才有了转机,可以如期和大家见面。

  记得一次去澳门参加交流会,曾有朋友问我有没有进赌场玩,当我告诉他自己从来不赌钱时,他却反问,“那你做广东现代舞周是不是一场赌博?”我立马就无语了,办现代舞周,我不正是每年借钱买筹码,然后就狠狠地豪赌一盘

 

 

  新快报:实际上,每年投入多少经费才是理想的,现实的差距又有多大呢

 

  邝为立:按照这样规模、每年都要举办的一个艺术活动来说,单是行政开销(不包括节目制作和场馆租金)就没有理由少于100万。事实上,我们的行政经费几乎等于零,所有的人手都是借回来的,尤其是广东现代舞团的同行,既要兼顾现代舞周,又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根本就吃不消的,今年他们更是从4月起已经停下了团里的所有演出活动。除此之外,舞台制作等方面的专业人才也都是我向周边乃至全国范围的兄弟院团借人,成功全赖大家无私地伸出援手,有一年苏州科文中心派了十个人过来,说是学习,实则是干活,但一分钱劳务费都没有。

  不仅仅是工作人员,由第一届到今天,国际上很多响当当的团和艺术家受邀请过来演出不仅没有费用还倒贴生活费,甚至连看演出都还要自己掏腰包。他们都是因为这在中国是一个截然不同的舞蹈节,所以慕名而来,并且无私地全力支持。所以我常常会觉得自己出卖了友情,欠下一大堆人情债,但是没有他们就没有今天这么成功的广东现代舞周!

 

广东现代舞周不会就这样没了

 

  新快报:最终选择“暂别广东”,你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邝为立:感觉轻松多了,像当你关上一道门,就意味着另一道门将会开。站在感性的角度,我个人觉得十年是一个更好的段落,这是唯一的可惜;从理性上来看,我情愿更早一点将它停了,当然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决定,综合了各方意见,今年遇到这样的经济状况,已经不是我们死拼就能拼下来的。

  别人眼中也许是一大遗憾,但在我自己看来,三年前就已经萌生退意,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我也不怕说,八年过去了,现代舞周的成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希望今后能在广东或是其他省市找到更多更有力的支持。

 

  新快报:你的意思是现代舞周将有可能会离开广东

  邝为立:其实近几年来一直有人向我们招手,但实在是分身乏术,再说广州是我们的根,所以面对选择的时候也不忍离去,除非对方能给足够的时间我们去建立另一个全新的团队。

  现在我想重新部署,一是现代舞周是不一定非要在广州,其次则是广州可能有更多的资源,但我们以往太忙而没有时间去整合利用上的。

 

  新快报:你已经有了具体计划吗

  邝为立:我的具体计划就是想给自己放一个长假,好好歇一歇,真的很辛苦。2005年开始,现代舞周背后一直有星海演艺集团和广东现代舞团在支持,他们一直很努力地在广州本地寻找更多的合作伙伴。

  眼下北京国家大剧院也很有兴趣举办一个像广东现代舞周这样的活动,而且也和我沟通洽谈了很久,表示可以提供更多的活动经费和软硬件资源,希望我们能移师北上。的确,北京有很多优势,譬如雷动天下从2008年起搞了自己的一个现代舞展演活动,这就有了比较成熟的团队以供运作,在未来一两年里,现代舞周会否去了北京,我不敢说没有这个可能,但暂时我个人还没有具体的打算。

  另外,我们也在考虑,像北京、上海、广州已经有了不少的经验累积,所以我们可能会进驻一些二三线城市去开发,如宁夏、青海、云南、广西等,这也是很有意义的。但这些都只是构思和想法,并没有具体的计划出台。

 

  新快报:“广东现代舞周”这个名字会不会就这样没了

  邝为立:不能说我一个人不做了,就没有了“广东现代舞周”这个名字。人们总是到了要失去的时候才会珍惜,但我相信广东现代舞周不会就这样没了,因为八年过去了,我们撒下很多种子,完全可以自己种。目前,现代舞周营运团队几乎都是广东现代舞团的人,他们积累了这么多年的经验,完全可以自己成立一个新的团队,把舞周继续做下去,对此我也会全力支持的。

 

《新快报》:http://epaper.xkb.com.cn/view.php?id=703677

                        http://epaper.xkb.com.cn/view.php?id=703682

【广东现代舞周】http://www.gdfestival.cn/

  评论这张
 
阅读(32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