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东现代舞团GMDC

 
 
 

日志

 
 
关于我

广东现代舞团乃中国第一个现代舞专业表演团体 , 于一九九二年由广东省文化厅批准正式成立。二零零四年实行体制改革,与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合资成立广东星海现代舞蹈艺术有限公司,隶属广东星海演艺集团,负责经营广东现代舞团。

网易考拉推荐
 
 

“现代舞 会说话”——《白屋》于《信息时报》报道  

2011-10-27 16:54: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苍穹下没人睡觉,没人,没人

  没人躺下来睡觉

  

  要是有人闭上眼睛

  你们就挥舞鞭子,孩子们,挥舞鞭子

  让眼睛的景象打开,我说

  让疼痛处疼痛

  ——《无眠城市》加西亚·洛尔卡

“现代舞 会说话”——《白屋》于《信息时报》报道 - gmdc广现 - 廣東現代舞團 博客

 
  西班牙诗人、剧作家加西亚·洛尔卡(Federico García Lorca)在一首名为《哑孩子》的诗中写道,“在一滴水中,孩子在找寻他的声音,(被俘在远处的声音,穿上了蟋蟀的衣裳)”。

  10月21日,加西亚·洛尔卡的戏剧《白纳德之屋》将在广东现代舞团小剧场,以全新的舞剧形式演出,名为《白屋》。

  演出前夕,看年轻的演员们在台上化身为戏剧中的人物,我会不自觉地想起这首诗,一个哑孩子,听着远处的蟋蟀声,他找寻着自己的声音。

  本版撰文 张玥晗


  白屋的挑战


  千万别被我误导,《白屋》不是一出无声的、没有语言的舞蹈,它可能是我见过台词最多的舞剧,广东现代舞团艺术总监潘少辉甚至一再强调,“我不是让舞团演员去演话剧”。

  在这个作品中,每个演员都有一个自己扮演的角色,有自己的名字,一个大家族不同的位置,母亲、奶奶或者女儿,他们讲述大量的台词,让故事支撑起一个复杂的剧情:守寡的母亲白纳德和软禁的五个女儿、八旬的奶奶以及两个女仆同住一个屋檐下。五姐妹受困于母亲的严厉控制,在欲望与恐惧中,爆发出强烈的戏剧张力。

  舞团的演员们,不再仅仅用肢体呈现一个抽象概念,或者演绎某一段场景。这一次,他们要演戏——扮演一个人,和自己相似或和自己完全不同的角色,试图通过一个动作、一句话或者一段舞蹈,传达一个人与其他8个人之后微妙的情感关系,对这个人同情,对那个人恨,对这件事愤怒,对那些人恐惧。

  这样会有多难?在舞蹈的世界,演员是很少开口,甚至在多数剧目中,他们并没有自己的名字,演绎一个角色,如何能将一个拥有美妙文字和丰富情感的剧本表演出来?现代舞与戏剧将产生怎样的融合?


  需要找自己的声音


  香港的“进剧场”编导陈丽珠对此拥有丰富的经验,芭蕾舞者出身的她,从1991年创立“进剧场”开始,就以创作、工作坊的形式,在文学与剧场之间尝试融合的可能性。因此,潘少辉选择了“进剧场”,将他们请到广州,进行《白屋》的编排,他亲自挑选剧本,希望让他的演员们,能和不同的编导合作,获得更多的刺激与成长。

  从工作坊开始,“进剧场”带着演员们读剧本、体察人物、感受直觉,希望让广东现代舞团的年轻演员们一步步进入,从肢体到言语,跳起一个比以往更复杂、更陌生的舞剧。

  “Bonni(陈丽珠的英文名)很有办法,她并不会指导你怎么做,而是不断问问题。你做了这个动作之后,对方会怎么想?你这个角色会怎么想呢?她一点点地引导你,慢慢进入角色。” 演员俞亚男告诉我,最初她们感到了困难,但很快就感到新奇、刺激。举手投足之间,原来需要想这么多,会有这么多变化。陈丽珠用巧妙的方式告诉他们,你们需要找自己的声音。

  想很多,想文字里究竟孕育着怎样的感情,想自己内心的感受,想一句话怎么说。让演员去想很多的同时,《白屋》也渐渐成形了,其中有着加西亚·洛尔卡在1938年的西班牙所感受的压抑、窒息与爆发的先兆,也有着每个演员自身的故事,她们演了不同的角色,有时也演着自己心里的情感。


  文字进入舞蹈


  在香港人陈丽珠的眼中,加西亚·洛尔卡的《白纳德之屋》是人类文明的精华,最动人的文字。她希望将文字中的感动,带入剧场。好的文字,能激发人无穷的想象,也更容易将演员引入文字世界。在过去的日子里,“进剧场“曾以卡夫卡、黑塞、卡尔维诺等人的小说为蓝本,重新创作剧本。

  《白纳德之屋》是加西亚·洛尔卡的最后一部作品,这位在西班牙成为传奇的同性恋诗人,在西班牙内战的第一天(1938年8月19日)被法西斯行刑队杀害,年仅38岁。他的诗作清澈透明,而戏剧作品,则多是悲剧主题,沉重、压抑。

  2002年,“进剧场”以《白纳德之屋》为蓝本,创作了《他和她和他…的屋》,被《大公报》评论为“为香港的戏剧带来不少的希望和另类的选择,令人欣慰。”近10年后,重新以《白纳德之屋》为剧本创作的《白屋》,不禁让人期待。

  左边是具象的文字,右边是抽象的现代舞,二者同样激发着人的无穷想象,当二者相遇,我们或者将会迎来一个奇妙的晚上——现代舞会说话,它找寻着新的声音。


报道连接: http://informationtimes.dayoo.com/html/2011-10/20/content_1505785.htm
  评论这张
 
阅读(2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