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东现代舞团GMDC

 
 
 

日志

 
 
关于我

广东现代舞团乃中国第一个现代舞专业表演团体 , 于一九九二年由广东省文化厅批准正式成立。二零零四年实行体制改革,与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合资成立广东星海现代舞蹈艺术有限公司,隶属广东星海演艺集团,负责经营广东现代舞团。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在广场上敲一下钟  

2013-03-12 11:21: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地址:在广场上敲一下钟     作者:曹诚渊

第九届“广东现代舞周”已经过去四个多月,舞蹈周办公室现正全力筹备20137月在北京举行的第二届“北京舞蹈双周”和11月在广州举行的第十届“广东现代舞周”。可前天我才看见一篇关于去年“广东现代舞周”的文章,名为〖在广场上敲一下钟〗,由记者金琳撰写,刊登在20121124日出版的【周末画报】中。文章描述了我对中国现代舞发展的期待和用力处,娓娓道来,竟然十分契合我近期的心境。所以把文章转登于博客中,可以跟朋友们一块分享:

 

**********************************************************************************

 

金琳文章:〖在广场上敲一下钟——第9届广东现代舞周〗

 

“广东现代舞周”就像一个约定,从2004年开始,每年不见不散。今年的现代舞周,比以往时候来的要晚一些。近四个月的延迟积攒了足够的悬念,当谜底被揭开,无论从内容还是形式都让人眼前一亮,强调有些等待还是值得。

2004年,曹诚渊从北京回到广州,同时带回的还有现代舞。从此,“广东现代舞周”年复一年在这个城市生长,一长就是八年,成为一个例行节日。热爱舞蹈的年轻人从全国各地带着作品来到广州,在这个节日里观摩作品,切磋技艺。去年,第8届“广东现代舞周”发布会上,主办方宣布活动结束后将“暂别舞台一年”。对年年而至的舞迷来说,这是一个令人惆怅的消息,台上的精彩掩不住台下的离愁。主办方半是安慰半是承诺:“暂别是为了再度出发”。

今年夏天,平静取代了往年的喧闹,在多等了4个月后,“广东现代舞周”终于回归,应允了一年前那个承诺:暂别后再度出发。

再度出发的“现代舞周”脱胎换骨,节目单分量更重。16台共33出舞码,境外节目比重增加,曹诚渊想改变之前“青年派对”的舞展形象,将它转型为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有中国的,也有世界的,有业界牛人,也有青年新锐,甚至,从交流和对话延伸开去,成为一个交易平台。新增加的 “国际艺谈”和“舞蹈交织会”两个板块,让来自世界各地的演出机构及艺术节策展人交流,让舞蹈作品由此进入市场流通渠道,这是一个宏大的梦想,就像十几年前曹诚渊和邝为立立誓将现代舞传播到内地。

那时,曹诚渊在北京教课,很多记者围住他问,我们中国五千年的文化为什么还要现代舞?你觉得现代舞好吗?这些疑问也是当时现代舞所面临的尴尬。因对抗古典芭蕾而生的现代舞在异国他乡同样遭遇了来自传统文化的敌意。但在不久前的“北京舞蹈双周”上,曹诚渊发现,记者的问题已经变了,变成请你告诉我为什么现代舞那么受欢迎?“你看才十几年,心态就不一样了,以前还是‘我们需要这东西吗’的抵触情绪,现在都承认它受欢迎了”。从怀疑到接受,在人类文明史上,每当新事物出现,这样的情节就会重复一遍。

“整个中国的现代舞发展是不可抗拒的”,当年,曹诚渊就对此坚信不疑。中国不但需要现代舞,而且是必需的。每年,国家级的文化交流项目不少,输出的都是传统节目,戏曲、杂技,这些节目有足够的分量和资格代言中国,代言五千年的历史和文化,但那是过去的中国,而现代舞呈现的是今天的中国。

这些年,他频频向文化部官员推介现代舞,其间,一个故事被反复提起:有一年,他受邀带队去美国洛杉矶演出,邀请方派车接他们,结果遇上高速公路大堵车,等待中不免感叹,“你们洛杉矶很堵啊!“司机就说:“是啊,你们是北京来的?你们北京有车吗?”曹诚渊大为震惊,严肃地说,“我们有车,而且比你们堵得还厉害。”司机立刻道歉,表示自己无知,并着力解释是因为昨天刚看完《卧虎藏龙》,印象里中国人都在竹林里飞。

2009年,中国与瑞士做文化交流,中方派去三段节目。第一段,昆曲。瑞士人安静地听完,掌声致谢;第二段,从广西请来的侗族大歌,幕一拉起,闪闪发亮的银饰引得观众席一片惊呼;第三段,广州现代舞团的现代舞,观众起立鼓掌,返场六次,掌声持续了十五分钟。文化部官员很不理解,曹诚渊解释说,昆曲与原生态的歌固然很美,可观众没办法通过它们接近中国,那是一套完全陌生的语言,而现代舞则相反,它通过肢体动作和节奏表达情绪,这些发自内心的情感在人性上是相通的。观者直接感受舞者的喜怒哀乐,同样感受他所感受的东西:空气污染,人和人的疏离,当下中国所面临的种种就这样通过现代舞传递了出去。听上去有些不可思议,或许可以换个角度来理解,现代舞以“人”为纽带,实现人与人的交流,而传统节目站在庞大的民族、国家和历史的背后,是人与国家的交流。

交流是本届“广东现代舞周”一个关键词。开幕演出《杜象·意象》,请出一中一西、一古一今两方主角:现代艺术之父的杜尚与中国古籍《易经》。用易经的八卦镜对照杜尚的观念世界。这场跨越时空的“交流”通过现代舞得以实现。

新闻发布会当天,主办方在正佳广场安排了这段节目的预演。二十多分钟的预演将很多观众拖入困惑:它在表达什么?这也是人们对现代舞的普遍困惑:它抽象、晦涩,看不懂。其实,作为一种以肢体为载体的情绪语言,现代舞不必去“看”,只要用心感受。就像欣赏书法,感受字形之美,发力处书写者的喜怒,又何必深究这个字如何读?

可恰恰因为现代舞“看不懂”,一直被大众文化推向边缘,也因此,不少人将曹诚渊和邝为立传播现代舞之举解读为“普及”。曹诚渊觉得普及并不准确,与其说普及,倒不如说是提供选择。“广东现代舞周”连续九年,其主力军广州现代舞团有多少观众?“它观众不多,可是它很重要,因为它的存在给广东地区的人提供了一个选择”,在这个城市里,你可以听音乐会,看话剧,之外,你还有一个选择,看现代舞。“我们的普及不是号召大家都来看现代舞、跳现代舞,到学校里,课间操人人都跳现代舞,好像是普及了,实际上是推销。我们的普及只是让大家知道有这样的东西存在,你喜欢它就来看,就像敲一个杯子,乒——,谁有共鸣谁就会回应,这就叫知音。我们举办现代舞周,寻找的是知音。”

在本届“广东现代舞周”新闻发布会后,十几名舞者身穿演出服现身于正佳广场一角,一字排开,摆定姿势,在吸引了足够多的路人围观后迅速闪退,转移到广场另一角,有人观望一下就散了,有人禁不住好奇一路尾随,从一楼到五楼。大幕开启前,主办方先“敲杯子”,不,是在广场上敲“钟”,然后静候应和。如果你听到,如果你听到觉得喜欢,就尾随而来吧。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